搜索内容:
您的当前位置:移动编辑部
一路格桑花?世代鱼水情
发布时间:2015年12月07日 [打印]

在西藏,格桑花是最常见的花,“格桑”在藏语里是“幸福”的意思。不过,和平解放以前,人们只能把美好的心愿寄托在遍地开放的花上。直到有一天,“金珠玛米”为生活在苦难中的藏族同胞带来了希望。


    

1950年初,面对西藏复杂的政治形势,毛主席决定:“以西南局和第二野战军为主,在西北局和第一野战军的配合下,解放并经营西藏。”这项艰巨而光荣的使命最终落在18军官兵身上。

这年3月,3万将士告别四川父老乡亲,向高原进发,“一定要把五星红旗插上喜马拉雅山”。

当年的西藏,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地区。军长张国华手里甚至没有一张准确的地图。18军官兵一边修路,一边剿匪,一边进藏。官兵们用绳索拴着身子在悬崖上,用最原始的工具筑路架桥。这条“天路”打通了昆仑山、唐古拉山、二郎山等10多座高山,跨越了金沙江、澜沧江、怒江等急流。很多官兵没有倒在昔日的战场上,却因修路长眠他乡。

在翻越雪山时,官兵们遭遇了高原反应,最严重的引发了肺水肿。当时这个病没有办法抢救,完全凭个人身体素质,有的同志倒下了再也没能起来。“仅我们团就有20多名年轻战士牺牲在路上”。时任52师155团政治处主任的王心前,谈起进藏途中面临的生命挑战。

对于进藏部队来说,政治高于军事。为了消除民族隔阂,搞好民族团结,中央做出了许多特殊规定,比如“进军西藏不吃地方”,不能向藏民购买物资。“背的粮食吃完了,断粮了,就靠野菜,还有定量,人瘦得眼睛、指甲盖都凹进去了。”时任18军侦查参谋的王贵回忆说。

在帝国主义的唆使下,当时的西藏地方政府企图以武力阻止解放。1950年10月,18军强渡金沙江,取得昌都战役胜利,为和平解放西藏创造了条件。114名官兵在这场战役中阵亡。

1951年9月9日,“雪顿节”当天,历经艰难险阻,18军进藏先遣队雄赳赳气昂昂开进拉萨。10月26日,军长张国华、政委谭冠三率军直机关、警卫营到达拉萨。解放军进驻西藏全区各重要的城镇和一些边防要地,西藏全境解放。

伴随18军进藏的,还有官兵们用生命诠释的“老西藏精神”。


军民一家亲

第二野战军发布的《进军西藏政治动员令》要求,“亲密团结康藏人民”“执行共同纲领规定的团结友爱互助的民族政策,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,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“关怀当地人民的疾苦,并积极地帮助他们解除疾苦和困难”。

王贵回忆说,行军中,官兵宁肯在风雪中挨冻、搭帐篷宿营,也不进喇嘛寺住,绝不动麻呢堆、经幡和藏民信奉的各种神物,十分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。18军军长张国华要求战士们给藏族群众当“长工”,帮助他们干农活,修房屋。

战士们还延续了冀鲁豫部队时期就养成的作风,帮助借住的藏民房东挑水。“我们科的骡子踢破了藏民房东家的一个瓦罐子,马上就给他们赔了钱”。王贵至今记得入藏途中的细节。

“头疼发烧,阿司匹林三包,欢迎藏胞来找。”王贵的战友、卫生员小吴编的顺口溜在藏民中广泛流传。18军卫生队免费为藏民治病送药,更赢得了藏民的信任和好感。藏民把部队叫成“新汉人”“菩萨兵”,军民团结很快发展成民族团结。

西南军区空军飞机向先遣部队空投银元、粮食,有一个降落伞被风刮偏,落在小山包背后,让藏民捡到一箱银元1000块。藏民一块不拿,用牛驮上走了十多里,送还部队。

藏民们还贡献出牦牛、骡马支持部队运输物资。为了让骡马、牦牛顺利渡过寒冷的江水,他们出主意喂牲畜喝热茶,然后赶着牲畜迅速过河。18军军长张国华说“离开藏民的支援,我们进驻拉萨是不能想象的”“进军西藏的胜利是藏族人民用牦牛驮出来的”。

1954年12月25日,拉萨各族人民热烈欢庆川藏、青藏公路通车


建设新西藏

“时光是一把锋利的凿子,在我们每一位‘老西藏’的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。可以说,没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解放军,就没有西藏的今天。”时任18军52师副政委的阴法唐感慨。

进驻西藏后,部队给养因交通不便时常中断,生活非常艰苦。西藏反动的上层分子企图排挤解放军。为了部队能够站稳脚跟,不增加藏胞的负担,同时也给建设新西藏积累经验,18军政委谭冠三,带领官兵投入到开荒生产之中。“拉萨八一农场”在一片烂草滩上成立。

谭冠三带领警卫员、通讯员和秘书到拉萨市里去挑垃圾、找牛角和骨头,烧掉后作为肥料撒在土地里。第二年秋天,世界屋脊上的“八一农场”获得了丰收。这场清理垃圾积肥的行动还有其他“收获”——改善了拉萨的卫生环境,再度赢得了民心。

谭冠三还把拉萨街头流浪的几百名藏族儿童招到农场,让他们参加劳动,学习文化,其中不少人上学入党参加工作,成为第一批本地藏族干部。世界上第一个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女登山运动员潘多,也是当年的农工。

1952年,18军番号被取消,西藏军区成立,并将“老西藏精神”传承下来。当时,根据党中央、毛主席的指示,西藏工委决定开始康藏西线筑路工程。官兵们以“让高山低头,叫河水让路”的英雄气概,不避风险,卧雪餐风,打通了一段又一段艰险道路。

1954年底,康藏公路通车。这条路全长2416公里,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,在世界公路修筑史上前所未有。3000多名官兵为公路建设英勇捐躯。

农场、公路、学校、医院……人民军队创立了无数个西藏的第一。西藏和平解放后,大批部队干部战士转入地方,留在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工作,不少人与当地藏族群众组成家庭,扎根西藏,并将他们的后代留在新西藏。

几十年沧桑巨变,西藏从落后走向现代,从封闭走向开放,经济社会取得了大发展,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281倍,并且连续20年保持两位数增长。

60多年前,一支英雄部队翻雪山、渡急流、修公路、辟荒原,开展社会主义改造,把光明和幸福带给千万藏族群众。格桑花一路开到今天,因解放军而改变人生的人们,成为军民鱼水情的忠实守望者。


点击排行榜
Copyright © 2015 zyjg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中国人事报刊社 京ICP备15027109号-2